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扬州早餐"皮包水"(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6月29日 10:09
孔明珠

 

    人人都知道啦,烟花三月(阴历)要下扬州,可是很奇怪,这么多年来,我去过江南太多的旅游城市,扬州却一再与我擦肩而过,所以,终于得以见到这个很干净、很悠闲,美女美得很平静的城市,且与一群"雅人"同游,令我兴奋不已。

    三日盘桓扬州,我们仿照当地人慢生活的习惯,火车换大巴,再换游船,晃晃悠悠行进在春色中。烟花三月的"烟花"当然不是指天上放的礼花,而是那个季节特有的柳絮飘飘,再加春天江南的天高、云淡、风轻、水绿,凑在一起成了扬州当季绝色。

    传说中,扬州人过着所谓的“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的生活,意思是新鲜的一日从喝早茶(肚皮里都是水)开始,以泡澡(身体被水浸)结束。扬州茶馆遍地,一早,由著名的冶春花园开始,我们体验“皮包水”。

    冶春蒸饺创自清代,是冶春花园最负盛名的点心,据说袁枚的《随园食单》及李斗的《扬州画舫录》里都有记载。果然,月牙儿形状的蒸饺皮子很薄,肉馅鲜嫩,汁水丰富,名不虚传。扬州三丁包名气也很大,内容是鸡丁肉丁和笋丁,调味较甜,馅湿漉漉的,很大个包子,来不及思索三两口就吞下了肚子。接着是猪肉味儿的千层油糕,小小细腻的素菜包,焦黄喷香的蟹壳黄轮番上桌,令人招架不住,连呼怎么办怎么办都太好吃了,舍弃哪样都不行啊。

    还不算,扬州干丝也上来了,一种是热煮的,一种是凉拌的。我曾看过人写扬州路边摊上的烫干丝,切细的豆腐干丝放在小网兜中,一遍两遍三遍地用开水烫去豆腥气,哗地倒在碗中,然后放虾米青蒜酱麻油和醋拌和,递给人当点心或者下酒吃。那当街口三次不厌其烦烫干丝的过程描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这次可能没身临其境享受过程的缘故,厨房里端出的拌干丝口感太硬,而煮干丝由于我早已掌握诀窍,技巧臻于化境,故无意外之喜。

    倒是最后一道汤包举桌惊叫,一是因为汤包个头之大,二是哐当哐当含汤欲放的样子。随着汤包还有一根小吸管,斜插入包子嘴,猛吸一口,烫、鲜,那一包汤五味杂陈,显然浓缩了肉类和菇类和蔬菜的精华,于是大家纷纷讨论是先做包子再用针头注射肉汤还是肉皮冻的功劳,稀里哗啦一阵笑声中,鼓囊囊的汤包憋下去,我们的肚子胀起来,个个成了如假包换“皮包水”。

来源: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