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层把握儒学的内在精神(图)——华夏文明——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深层把握儒学的内在精神(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4月20日 10:36

    孔子为什么提出“畏天命”?儒家如何达到“天人合一”?与现代的生态和谐又有怎样的深层联系?蒙培元教授认为,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是一套“生”的哲学,在“生”的有机系统之中,人与万物一体。原来,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早已有了人与自然和谐的思想。我们需要的是,带着现代的问题意识,回到思想的原点去深层地理解,去把握儒学的内在精神。

 



    蒙培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三智道商国学院特聘导师

 

    用开放的眼光看孔子

    当下的“国学热”在一定意义上是中国人、中华民族的觉醒和自觉,这是有现实的背景的。一方面这是一个文化多元化的时代,中国文化、孔子思想在世界的影响也很大;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的发展,让大家更加关注中国文化。现在,中国的发展主要是在经济层面,可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不可能仅仅靠经济,必然要追溯到文化。中国的文化究竟如何发展,如何与经济整体性配合,就会引起反思。

    中国文化是多元化的,通常说的儒、道、佛是其中最主要的三支,而这其中,中华民族文化的主流则是以孔子为象征所代表的儒家文化。我们现在身处多元化时代,怎么看待西方文化的影响,又怎么看待孔子思想、传统文化?我想我们应该用开放的眼光看孔子,不要回到过去的那种自我封闭的心态。孔子的思想,以及其所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应该居于什么样的地位?毫无疑问,当然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不能丢弃自己的文化,一味地追随西方的文化,但是,我们同样也要以开放的心态吸取西方文化中优秀的元素。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假如离开了自己本身的文化,那么民族的精神层面上,生命意义究竟何在等等方面会遇到问题。所以,近些年来“国学热”的兴起从积极意义上看是好事情,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不要有一种排斥西方文化的倾向、民族自大的心态,这种倾向和心态都是不正常的。在这个各种“国学热”的潮流里,可以说掺杂着不少值得警惕的因素。

    孔子是中国文化的代表,无论是从历史层面,还是从现实层面,我认为都可以这么说。对于孔子思想,目前也存在不少争议。有一些争议是知识性的,如何准确把握意思,属于基本知识的问题;有一些涉及如何理解孔子思想。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开展儒学的深层对话》,提出要摆脱过去那种肤浅、凝固化的、教条式的对于传统文化,包括对孔子的理解,要真正深入进去了解孔子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在精神、深层意义和内涵。现在我们亟须做的就是这项工作。

    我们常常要么局限于西方人过去的解释,要么受制于过去凝固化的理解,很多传统文化的内在精神还没有真正地揭示出来,还有不少误区。所以,要重新来理解、走进去,回到文化精神的原点去认真地解读它,要用现代的眼光、现代的意识,使孔子思想与现在相接。这样做的时候实际上就把孔子的思想和现实自然结合起来,因为我们毕竟是现代人,有着现代的问题意识。

    儒家的生命哲学

    儒家学说包含了多层次、多方面的内容,从我们现在的问题出发去研究,可以发现很多过去没有注意的、被忽略的问题,而且是一些深层的问题。比如说,我认为孔子代表的儒家的思想是一种生命的学说,是关怀生命的。

    生命学说可以说是整个中国文化的最重要、最基本的意义和价值所在。不是一个表层的,而是非常深刻、有深层意义的,所以我们从哲学上来讲,儒家学说完全可以说就是一个生命哲学。这个生命哲学是与西方物理主义、机械论等等大异其趣的,在类型上完全不同。

    就生命哲学而言,很多人在讲生命哲学,而通常的讲法有两种。一种是从生命的本能、欲望、知觉层面讲,西方也有这样的思潮,代表的就是伯格森主义。另一种是把中国哲学讲成一种超绝的形而上学,道德本体论、道德实体论、道德的形而上学等等。我觉得这两种讲法都不无道理,但是其中任何一种讲法是否代表孔子和儒家生命哲学的真正精神呢?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所以,我们要更加深层地回到孔子思想里面去,重新理解。

    中国儒家的生命哲学拿中国的语言来讲就是“生”的哲学。孔子说过:“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讲的就是“生”。天有没有言说?天若有言说,那就是神、上帝,所以,孔子并不认为天是神或者上帝。那么,天没有言说,是不是就是我们现在所理解的这样一个自然界呢?也不是。我们现在通常所理解的自然界是外在的世界。孔子讲的“天”究竟是什么?我认为孔子讲的“天”不是上帝、不是神,可以说就是自然界。但是这个自然界不是我们现在所认为的物理的、外在的、没有生命的、或者说已经死亡了的那样一个自然界,而是有生命的,而且是不断生命创造的自然界。从这个意义上讲,自然界是神圣的。“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即指自然界通过四时运行创造万物,以这个形式来言说,就是无言之言。这个自然界是有生命的,和人的生命是绝不能分开的,而不是在人之外,和人相对而存在的自然界。“百物生焉”的“百物”也包括了人。

    这个意义上说,天即是自然界,而且是具有生命创造的、值得敬畏的、神圣的自然界,与人之间有一种内在的生命联系。为什么孔子要提出敬畏天命?我觉得这个理解是符合孔子思想的。而且这是非常伟大的思想,放在现代看,意义就更加明显了。自然界的生命的创造不仅是创造生命存在这个生物意义上的作用本身,更加重要的是生命价值的创造。孔子还说过“天生德于予”,“德”具有价值的意义,意即德性、道德。所以说,天不仅是创造万物生命的存在,而且还赋予生命内在的价值,这样的思想不能不说是深刻而伟大的。

来源:精品购物指南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