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歌姬与昆曲(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3月10日 13:15
陈益

 

    提起歌姬,一般人会等同于娼妓,其实歌姬更偏重以艺娱人。那么,在昆曲的流布中,歌姬的才智和艺术趣味产生了多大作用呢?

    徐渭在《南词叙录》中写得很清楚,昆山腔“流丽悠远,出乎三腔之上,听之最足荡人,妓女尤妙此,如宋之嘌唱,即旧声而加以泛艳者也。”在昆曲发源地昆山,从元末明初起就活跃着一群能唱昆腔、擅长“泛艳”的歌姬。张玉莲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位。“张玉莲,人多呼为‘张四妈’。旧曲其音不传者,皆能寻腔依韵唱之。丝竹咸精,扑搏尽解。笑谈亹亹,文雅彬彬。南北令词,即席成赋。审音知律,时无比焉。往来其门,率多贵公子。积家丰厚,喜延款士夫。复挥金如土,无少靳惜……有女倩娇、粉儿数人,皆艺殊绝,后以从良散去。余近年见之昆山,年逾六十矣。两鬓如黛,容色尚润,风流谈谑,不减少年时也。”从这段文字不难看出,这位张四妈,是一个多才多艺的鸨母。她能唱南曲,也能唱北曲,也会谱曲,是一个演奏能手。这个容貌姣好,浑身都能出戏的人,又带了倩娇、粉儿等几个“皆艺殊绝”的歌姬,怎么能不是每天粉丝盈门、迷倒万人呢?

    不难想象,当时活跃在阳澄湖、千灯镇的顾坚、顾瑛、杨维桢、倪云林等等文人雅士,常常会去昆山城里,作“喜延款士夫”的张四妈的座上宾。甚至可以这样猜测,顾坚“善发南曲之奥”,跟他们有足够多的财力、精力、物力去研磨分不开,同时也经由张四妈和她的歌姬们,找到了实验的园圃。

    袁宏道写过一首《江南子》说:“蜘蛛生来解织罗,吴儿十五能娇歌。一拍一箫一寸管,虎丘夜夜石苔暖。”绮丽清婉的昆曲,诞生于阳澄湖畔,其阴柔的艺术风格与歌姬们有一种天然的亲和性。文人雅士在昆山腔的创作、改良活动中,也离不开歌姬们的演绎。最值得一提的是顾瑛,他在阳澄湖畔修筑玉山草堂,有26处楼堂馆所。这座规模恢宏的顾氏庄园里豢养的声妓,仅在雅集诗文中留下名字的就有天香秀、丁香秀、南枝秀、小蟠桃、小瑶池、小琼华等——六百年前她们就已经将昆山腔秀得花枝乱颤了。

    杨维桢常常去玉山草堂做客。这位文学家既会吹笛子,又会弹琵琶,更有超过顾瑛的声色之好。即便是到了晚年,住在松江,仍有四个“皆能声乐”的小妾。顾瑛与他是哥儿们,知道他的癖好,每次杨维桢来昆山,都安排歌姬陪同,尽情游乐。顾瑛热衷于轻财结客,这里有四时不散的酒宴,清水大闸蟹尤其名闻遐迩,更有女乐声伎逢迎助兴,风流倜傥的才子们,怎能不纷至沓来,参与昆山腔的主题派对呢?有人甚至避开枪林弹雨,从兵荒马乱的北方赶来赴约。有一位名叫张猩猩的胡人,能“作南北弄”,胡琴演奏技艺绝妙,专程从中亚细亚过来。他们在这片世外桃源狂饮、狂歌、狂欢,真个是有声有色。

    当时的许多歌姬,也常常研习诗文词赋、琴棋书画,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她们更将昆腔演唱作为区别于其他歌姬的一种特殊技能,潜心钻研。在学艺期间,她们会有专门的曲师教授,一招一式、一唱三叹都严格要求,精益求精。如果歌姬本身悟性高,又有艺术功底,就很容易触类旁通,进入度曲的良好状态。苏州、昆山一带的歌姬有得天独厚的身体条件,又能娴熟地运用吴侬软语,日久天长就形成了“无妓不成昆”习俗。

    昆曲的风格,本来就是在抑扬顿挫中隐藏缠绵和绮靡,歌姬们恰恰将典雅与柔美发挥到了极致。所以,历来的人们都以“曼声冶容”一词来形容歌姬佐酒侑觞时美不胜收的表演。如果歌姬们会写文章,记叙的都是文人雅士的醉态。他们为醇酒而醉,为清曲而醉,也为歌姬而醉。

来源:深圳特区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