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灞桥:中国文学史上最柔软的地方(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09年11月19日 16:54
吴昕孺

 

    灞桥,中国文学史上最柔软的地方。

    学而优则仕是中国文化的传统。中国的文官绝大多数本身就是文人,但政治斗争的凶险往往令这些满腹经纶的书生墨客力不从心。于是,失意的与得意的,留守的与调迁的,豁免的与发配的,相知的与敌对的……都会来灞桥折柳伤别。灞桥不期然成了朝与野、庙堂与江湖的拐点。“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小小的灞桥,沉积了中国文人太多的离愁别怨、太多的冷暖炎凉、太多的抱负才情。李白说:“送君灞陵亭,灞水流浩浩。上有无花之古树,下有伤心之春草……”有一个人可能会很久见不到,甚至永远也见不到了,连春草都伤心起来,这就是灞桥的灵性所在。

    灞桥在灞水上。灞水在长安东南约三十里处,汉文帝葬在这里,遂称灞陵。千里送君,终须一别,从长安城送到这里也有三十里路,不算近了,车马遴遴,没得两三个小时吃不消。所以,便在桥上互道珍重,拱手作别。李白是最早写灞桥送别诗的诗人之一,也许正是因为李白的名句,灞桥才成为送别胜地的。而且,中国古典文学最重要的体裁之一——词,就是在灞桥孕育诞生的,其始作俑者,又正是那个“飘然思不群”的谪仙人李白。“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这首《忆秦娥》写得婉转隽永,韵味十足,它因为与律诗、绝句截然不同的自由格式而立马受到文坛的传诵和热捧,通过李煜、晏殊父子的开拓,到了宋朝,东坡、稼轩、易安、美成,词已别开生面,蔚然大观。

    灞桥是伤心地,生长柳枝和离情。但韦应物的一首《长安遇冯著》写得又格外不同。打头是:“客从东方来,衣上灞陵雨。”大家都写分别,他却写相逢!相逢固然可喜,然而,冯著是一位怀才不遇的名士,到处流浪,居无定所。他们好像才分别不久,如今相见,可马上又要分别。“衣上灞陵雨”,明写相逢之喜,实叙别离之悲,诗人将自己深挚的友情与悲欢离合的衷肠,抒发得明白晓畅而又一波三折。“昨别今已春,鬓丝生几缕。”沉痛之笔,陡然收束全篇。韦应物的确是唐朝诗人中很独特的一位。

    现在的灞桥尚有青青杨柳,河水浅浅如一支伤感低吟的古曲。桥上人来人往,“别”无处不在,“离别之情”却早已荡然无存。我几次路过,都没有理由下车。终于有一回,司机在灞桥加油,我趁机下车,深深地吐纳了几下。我感觉从鼻孔吸进胸腔的,都是清新的诗韵,里面夹杂着淡淡的哀愁,淡得几乎捕捉不到了。折一枝柳,竟不知赠与何人。飞机快了,电话多了,离愁也大大地稀释了。我将这柳枝悄悄插回树上,权当是作别灞桥,作别那柔软的古典情怀吧。

来源:城市晚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