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与赵州桥:架石飞梁尽一虹(图)——华夏文明——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李春与赵州桥:架石飞梁尽一虹(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09年09月12日 08:46
李磷

 

中国河北赵州大石桥

 

    不久前,因为教学需要,带学生到中国北方走了一趟,考察桥梁建筑,其中一站是河北省府石家庄。石家庄是一个陌生的年轻城市,明代属正定府,原为一个小村,因京汉铁路和正太铁路在此交汇发展而形成,旧称石门,由于北京和天津两大直辖市都位于河北境内,令人们几乎遗忘了它的存在。虽然石家庄的历史和建设乏善可陈,可是其附近的古迹却鼎鼎大名。半个多世纪以前,建筑学家梁思成曾写过一篇调查报告,他在文中引用了一句北方谚语:“沧州狮子应州塔,正定菩萨赵州桥。”正定菩萨和赵州桥恰恰就在石家庄郊外。 

    “天下第一桥”赵州桥又名安济桥,凌架在赵县蟤河之上,建于隋代,为古代世界上跨度最宽的单孔石拱桥,故当地人称大石桥。奇迹般的赵州桥早已广为大家熟悉,自唐朝始就有人对它进行考证或歌咏,最形象的溢美之词,莫过于“长虹饮涧”和“玉环半沉”了,关于其结构设计和工程技术所达到的伟大成就,当代中外学者均有深入的研究和全面的介绍,在此不详述了。

    赵县在石家庄南面,约一小时的车程。赵州桥距县城赵州镇约五华里,桥附近一带在八十年代被围起来,辟为公园,原与桥相接的古道被切断停用并被改造;桥本体曾于1953-58年间重修,修复后不再通车,只供游人参观,日常交通运输需绕道东侧八十米外的新公路及新安济桥。蟤河其实已断流,靠蓄水成池再现河景。今所见的大石桥,基本上与隋代无异,唯桥面与拦板有别。桥面原分行人道及车马道,车马道在中间,行人道在两侧;车马道比行人道稍高,车马道与行人道之间原有拦马石,现在桥面则平整而坦荡。拦板是现代复制品,原桥上自隋至清的历代遗物,被置于桥南岸的陈列室内展览。梁思成先生于1933年来考察时,此桥南端尚有一座关帝阁,木阁建筑在砖台上,彷佛微型城关,耸立桥头,雄伟秀丽,人车必须穿越中间的门洞才可过桥,颇为独特,据梁先生考证,当为元末明初的构造,可惜后来毁于战火。今在桥南岸不远处,虽重建了关帝阁,但由于建筑太简陋,未能为桥增色丝毫。大石桥东侧五十米外,亦另有一风格突兀的水泥仿古廊桥,由于两者太接近,大石桥景观的视觉纯粹美因而被仿古桥扰乱了,有点遗憾。但不管怎样,当站在桥下,仰望那虹跨三十多米河面、由二十八道独立分券联合而成的石拱券时,你就能立即明白古人为什么用“鬼斧神工”四个字来形容不可思议的建筑。

    唐张嘉贞《安济桥铭》记载:“赵郡蟤河石桥,隋匠李春之迹也。制造奇特,人不知其所以为。”后人据此多以赵州桥乃李春作品,可是当地人民却宁愿相信此桥为神仙下凡的鲁班爷所造,故另有一番传说,《小放牛》这样唱道:“赵州桥鲁班爷修,玉石栏杆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关于李春,除了上述一个“匠”字,从史书上再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了,很难断定他究竟是什么人。如今公园内有一尊塑于九年前的李春像,中年学士打扮,文质彬彬,左手持一卷图纸,玉树临风。二十四年前,在同一个地方,另有一尊青年李春塑像,工匠装束,袒肩露胸,右手紧握铁锤,粗犷而笨拙。这种转变,亦非常有意思,与其说人们在不同时代对李春有不同的认识,倒不如说神州大地国情发生了变化。

来源:香港文汇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