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玉符河上访古桥(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09年05月26日 09:54
朱希才

 

    在泉城西部有条美丽的河叫玉符河。在河的下游———槐荫区段店镇后周村西首,有一座距今400余年的明代古桥,当地人叫它玉符河石桥。

    这是一座长约60米、宽约6米的五孔石拱桥。桥面上有两排整齐的方形柱窝,当初是用来安放栏杆的。桥的两侧五孔上方分别刻有 5个狮头般的镇水兽浮雕,细看相貌表情各不相同。听村民讲,桥的两个中孔下方水中,还卧有两对精美的石刻降龙趴呢。据后周村的艾氏家谱记载,石桥是400多年前的艾氏前辈们,为方便乡民过河自筹资金修建的。因过去附近河上桥梁极少,所以周边村民和过往行人过河都走这座桥。直到1964年修建了北面经十路上的公路桥,古石桥才算歇了歇肩。经市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初步鉴定,此桥外形别致,结构独特,用材宏大,雕刻简洁明快,在我市很少见,具有很高的价值。

    春夏之交的一个早晨,笔者再次来到古桥边。夜里刚刚下过一场雨,桥面温润润的,透着令人清爽的精气、灵气、神气。我信步踱上石桥,此时清风正徐徐从古桥头吹过,河两岸的参天白杨飒飒作响。但见那从南部山区蜿蜒而来的玉符河水,在石桥下缓缓流过,后穿过经十路公路桥进入玉符河湿地,继而直奔黄河而去了。回眼再看这横卧在河水上的玉符河石桥,极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凝重深沉,心中深刻着古老的往事,岁月的遗痕。桥面上那一块咬着一块的青石板,被时光与岁月磨得又光又亮,经雨水润泽后,散溢着苍凉的气息,氤氲着历史的幽香。慢慢走下石桥,这气息与幽香仍在心中萦绕。

    在河边,我凝视石桥———它由一块块坚石砌成,体不高,身不长,匍匐在这后周村西首的河面上,如同一名忠心耿耿的河上卫士,饱经风霜却又威风依旧。伴着脉脉律动的玉符河水,它更像是一艘慢慢行驶在岁月长河中的古船,载着这儿的先人们从久远的岁月里走来,又将载着他们的子孙后代向美好的未来驶去。

    在河边,我抚摸石桥———感觉它应是这河上最有骨气的桥。它坚硬如铁,表里如一。它俯身在这里,数百年来,任车辆行人碾压踩踏,从不叫苦,不塌不裂。它也经历过炮火连天的岁月,当年还曾为阻止日寇西侵长清,被炸去自身的部分躯体,后被乡亲们救治痊愈。它不仅无怨无悔,还引以为荣。不久前,经十路上的玉符河公路桥重修,它又以老迈之躯,挺身相迎着无数轻重车辆的频频光顾,默然承重却始终面无惧色。

    在河边,我要为石桥祝福———后周村及当地的男女老少,是那样万般尽心地珍爱着它,就如同珍爱自己的长辈。当地政府也是分外地重视它,在出资重修经十路上的玉符河公路桥后,不仅不再让它承受机动车辆之重,还将把它作为重要文物加以保护。玉符河石桥又归于了平静,而平静后的石桥似乎更有了别样的价值和韵味———它沉静温婉,无声地讲述着历史,讲述着一个个久远的故事……

    朝阳升起来了,后周村、石桥披上了一层醉人的朝晖。清风不停地从石桥上徐徐吹过,沐浴在清风和朝晖中的我真感觉已和这石桥紧紧地联为一体了。不,更确切地说,是石桥早已深深植入我的心中了。

来源:济南日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