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四次被人画像 想象放翁神采(图)——华夏文明——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陆游四次被人画像 想象放翁神采(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8月10日 14:54
雷抒雁

    陆游将他的居室名之为“书巢”。这名字怪怪的,人非鸟,室何以为巢?有人提问,陆游在《书巢记》里细述了自己居室之为巢的道理:

    “吾室之内,或栖于椟,或陈于前,或枕藉于床,俯仰四顾,无非书者。吾饮食起居,疾痛呻吟,悲忧愤叹,未尝不与书俱。宾客不至,妻子不觌,而风雨雷雹之变,有不知也。间有意欲起,而乱书围之,如积槁枝,或至不得行,则辄自笑曰:此非吾所谓巢者也。”

    一室之内,惟书而已,这是陆游晚年的生活常景。他不只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充满了深沉的爱国情怀;更是一位苦读不辍,博览群书的学者。《老学庵笔记》是我的枕边书,书中的知识常有益于我对古书的阅读及对一些生僻词汇的理解。

    陆游的第四张画像画在开禧丁卯年,即其83岁那一年。这一次是他的朋友主簿陈伯予命画工去给他画的,并请他写了赞词。这大概是他此生最后的一张造像了,他以达观的态度对自己此生的境遇作了一次总结性的概括:

    进无以显于时,退不能隐于酒;事刀笔不如小吏,把锄犁不如健妇;或问陈子何取而肖其像,曰:是翁也,腹容王导辈数百,胸吞云梦者八九也。

    不显于时,不隐于酒,刀笔不如小吏,锄犁不如健妇。这既是诗人自己真实的形容写照,更是一种无奈的自讽自嘲。但他的胸怀和境界却是非凡的。“腹容王导辈数百,胸吞云梦者八九也”。真是一种经天纬地的气势和襟怀。无此何以有如此豪壮、伟大的诗篇。

    陆游在晚年写过一首《扪腹》的自嘲诗:身如椰子腹瓠壸,三亩荒园常荷锄。著万卷书虽不足,容数百人还有余。

    身瘦削健朗如椰子,腹鼓鼓如“瓠壸”,实在是有些滑稽相,但却容得下万卷诗书,甚至“容数百人还有余”。这正应和了他在自己画像上题写的赞词。

    四张画像,现在是看不到了。但放翁自拟的赞词却让我们看到了他仕途的不幸,以及诗人情怀的健旺。没有人还记得陆游一生都做过什么官,但他的诗却传了千古,还将继续传下去。

    其实,我想象里的陆游,该是纷飞大雪里,身着披风,骑着驴子的兴致盎然的诗人形象;一枝红梅正映着白雪绽放在他头顶的悬崖上。那种清高孤苦、傲然于冰雪的寒梅,恰暗合了诗人的心性与襟怀。当然,紧跟骑乘之后,应有一位抱着古琴的僮儿更好。“踏雪寻梅”,这个极富诗意的词,也便专利给了放翁。

    文行至此,按说已该收尾,可是又想起放翁那首有名的《钗头凤》来。“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我上初中时,就喜欢和同学们一起背诵这首写得哀婉的情诗,但从未想过它与我的家乡陕西有什么关联。几年前读南开大学王达津教授当年写的一篇短文,忽然新增了一种亲切感。

    王先生考证陆游这首词之用语,完全受了他当年从军到过陕西凤州所引起的联想。《凤县志》所记,宋时凤州就有“三绝”驰名:即女子手,名酒及杨柳。并记有淳熙年间,当时凤州太守傅子平写下的一首诗为证:“珍珠不见小槽红(酒),遐想柔荑剥嫩葱(手)。唯有万条罗带绿,年代依旧舞春风(柳)。”

    这真有趣,陆游用他记忆里的这“三绝”,来写自己的前妻,以示对她的爱意和留恋,真是巧妙得很。

    王先生说这是诗人心中的一种“隐秘”。我以为确实。不过,想到陕西凤州的“三绝”,能给诗人以美好记忆与想象,无形中也拉近了我和诗人的情感距离。

来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