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远赴西域和亲公主的悲喜人生(图)——华夏文明——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远赴西域和亲公主的悲喜人生(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7月20日 10:40

 

 细君公主画像资料图

 

    一个热爱大地的人往往始于大地的旅行。如我。如我一直迷恋于地图的美。

    尤其是那些年代久远的地图,发黄脆硬的纸上密布着各种分叉的曲线。这些颜色单纯的色块以及符号标注下的汉字具有一种隐秘的魔力,让我看见了连绵起伏的山峦、蜿蜒流淌的江河,穿越了地图这个纯粹的文本界限。

    我多么想轻盈地坠落于此,迷失于此。

    尽管,在地图高度抽象、渐次深浅的迷宫中,我至今也不知道一条著名河流的真正深度。

    但我仍然热爱着地图。

    当每一个地名、每一种图例、每一串数字打开这纸上的城邦时,我清晰地听见米歇尔·泰勒说:如果说这些人希望有一些地图,那绝不是为了从中找到某种具有实用意义的标志,而是为了对一种有关世界的传奇性思想的内容、形象和具有抒情色彩的游记进行一番总结。地图事实上是他们对宇宙之想象力感到狂喜的诗篇。

    现在,一页发黄的地图正摆在我的面前。那是《中国历史地图集》中有关西汉西域诸国政权部族界限的疆域图。

    它摆在我面前——楼兰、且末、精绝、于阗、姑墨、且弥、捐毒。.我默念着昔日西域古国带有中古时期青铜锈迹般的好名字,恍然觉得,这时间中的历史因为滤去了沙漠与尘土、马的嘶鸣、刀与剑的寒光而显得格外静谧,使我这个耽于梦想的人,因为更为绵长的冥想而再一次获取了沉思的品性。

    ——但是,声音总是在区别着另外的声音。我在其中分明听到了丝绸的裂帛声。女人的丝绸在特定的光线里有着刀锋的质感。那是一种暗示,又像是一个历史的脚注。只是,我现在想要说的是,要保持怎样的一份无限之辞,才能认出这些——青铜之器、古代的断想以及汉家女儿的眼泪?细君是落在西域最早的一滴泪。新疆的一位女作家陈亚州说。

    现在,这滴泪落下来了,落在这张泛黄的地图的一角,留下一小块洇湿的印迹,像一团淡墨。据正史记载,公元前126年前后,也就是汉武帝元朔三年前后,细君出生于江都(今江苏扬州),是西汉王廷罪臣刘建的女儿。

    她的高祖父刘恒就是汉文帝,祖父刘非与汉武帝刘彻为同父(即汉景帝刘启)异母之兄弟,比刘彻长十二岁。景帝二年(公元前155年)立为汝南王,次年封为江都王。汉武帝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江都王刘非中年早逝,刘非死后,由他的儿子刘建继承了江都的王位。

    可是这个自小在王宫里长大的官宦之子不好好当他的江都王,却异想天开地做起了天子梦,对朝廷起了谋反之心,整天四处联络那些不满于朝廷的诸侯王和亲信,密图造反。

    当丞相府长史在刘建的住处搜查到私造的各种兵器、私制的皇帝玉玺、僭用天子锦麾、绶带等大量反叛的物证时,也宣告了刘建反叛计划的破产。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深知罪不可赦的刘建以衣带自缢身亡。

    同年,细君的母亲,也以同谋罪被朝廷处死。

    那年,幼小的细君才五岁。

    她是罪臣的女儿。

    细君。

    她必须依靠一次厄运来结束幻想中的童年。冒险、贪婪、仇杀、欺骗。.这次反叛带来的混乱是不可终止的,它构成了整个事件的背景和线索。

    她记得,在被打翻的烛灯燃起的火光中,一声冷笑在空旷的王宫内乍起。那么多穿着黑衣的侍卫涌到了她父亲的王宫里。她看不清那些来来去去的黑衣人的身影和脸,他们说着话,像雪水,掉下细碎的冰碴。

来源:凤凰网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