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太宗之侄多罗克勤郡王岳托(上)——华夏文明——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清太宗之侄多罗克勤郡王岳托(上)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6月07日 10:15

 

岳托曾出征朝鲜攻克平壤城,这是平壤城之北门玄武门。资料图片

 

 

岳托所在的两红旗之甲胄。资料图片

 

    岳托是和硕礼亲王代善的长子,太宗之侄。因其自幼丧母,继母苛刻而父亲代善亦待之甚薄,故太祖大妃孟古姐姐(太宗生母)受命将其与皇太极一同抚养。两人虽为叔侄,但年龄仅相差6岁,同吃共住,故岳托曾被太宗称为“我母后从幼抚养之弟”,彼此间结下了深厚的“兄弟”之情。其后,岳托亦在太宗诸子侄中效力独多。本是相交绸缪,岂料岳托却因其妻是哈达格格莽古济(太祖第三女)次女等缘故,备受牵累而多次降爵,初封亲王却以多罗贝勒之爵辞世,克勤郡王不过是其死后之追封,而且还差点遭受身后之刑,平生际遇令人唏嘘。

    龙种麟角,骐骥干城

    岳托生于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母为代善之嫡福晋李佳氏,是太祖孙辈中一位难得的军国干才。太祖朝,岳托冲锋陷阵,攻辽沈,征蒙古,与父亲代善同掌两红旗,天命六年(1621)时,已成为后金国著名的“十固山执政贝勒”之一。

    天命十一年(1626),太祖驾崩。在汗位虚悬的关键时刻,是岳托与弟贝勒萨哈廉共议,来至父亲代善居所,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四贝勒(即清太宗皇太极)“才德冠世”,先汗称意,众贝勒亦心悦诚服,“当速继大位”。于是,代善在翌日向大贝勒阿敏、莽古尔泰及贝勒阿巴泰、德格类、济尔哈朗、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杜度、硕托、豪格等提议立四贝勒为汗,以八和硕贝勒共同推举的形式拥立了新汗。因此,太宗入承汗位,除了他本人“智勇俱全”外,岳托的倡议亦至关重要,是岳托出头使得上述一切名正言顺,立下首功一件。

    天聪元年(1627)正月,太宗命阿敏为主帅领兵出征朝鲜,岳托、济尔哈朗等随征。此次出兵朝鲜,实是乘后金国与明朝议和之间隙,若明军或蒙古察哈尔乘虚来攻,后金国必岌岌可危,故太宗指示阿敏,只要朝鲜求和盟誓,即可班师还朝。不料,阿敏却有意久居朝鲜,滞而不归。其时,又是岳托挺身而出,据理力争,说“我国中御前禁军甚少,蒙古与明皆我敌国”,一旦边疆有战事,回师必不及,当未雨绸缪。于是,联合济尔哈朗与阿敏分兵驻营,而且劝济尔哈朗速去谏止其兄,说“我自率我二旗兵还。若两红旗兵还,两黄旗、两白旗兵亦随我还矣”。同时,又以朝鲜国王李的族弟李觉为质,遣官与朝鲜国王、议政大臣等共相约誓议和后,才将既成事实告知阿敏。陷入孤立的阿敏,最后不得不服从众议而迅即班师。在上述整个过程中,岳托对太宗之忠心苍天可鉴。对此,太宗亦赞许有加。几年后,岳托之弟硕托随阿敏弃永平等城逃归沈阳,议其罪时,硕托表示自己曾力谏,无奈阿敏不听。太宗回答道,阿敏不听你就随之而回,如果他去投敌国你也去吗?你若能像岳托在朝鲜时那样,后金国就不会坐失永平了。

    天聪三年(1629)十月,太宗亲征伐明。当大军行至次喀喇沁之青城时,代善和莽古尔泰夜入御幄,不许诸贝勒大臣入内而与太宗密议说,我军深入敌境,劳师袭远而粮匮马疲,即使攻入明边,也是敌众我寡,故建议太宗立即班师。太宗虽不满,但面对两大贝勒的共议,又不得不做出让步。两大贝勒走后,岳托、济尔哈朗、豪格等众贝勒入帐来至近前,见太宗闷闷不乐,岳托即请太宗明示。当岳托得知两大贝勒提议退兵时,立即与众贝勒令八固山额真至两大贝勒营地集会会议此事,最终迫使代善与莽古尔泰收回成议,此时已是当日深夜子时。此次征明,多亏岳托等人坚决支持太宗的伐明之策,后金国不仅攻取了遵化、永平等4城,且在兵围京城期间巧施反间计,使得崇祯帝误杀了抗清明将袁崇焕。所有这一切,若离开岳托的当初力争必将是“空中楼阁”。

来源:时代商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