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追念庄惠之交(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4月12日 09:35
包光潜

 

资料图片

 

    有人说,庄子因为有了惠子才得以升华,而惠子却因庄子才得以传世。此话一点不假。

    庄惠时代正是战国中期,思想纷呈,各为其主。从有关资料来看,惠子要年长于庄子,而且惠子属于上层社会,官至王相。他在相位上一呆就三十余年,深得魏惠王的信任。按理说,庄惠二人是不大可能搞到一块去的,而事实上他们恰恰交谊深厚。由此可见两点:一是庄子确实了不得,否则惠子不可能躬身与之相交;二是惠子的为人忠厚与待人友善。据《庄子·天下》记载:“惠子多方,其书五车……惠施以此为大,观于天下而晓辩者,天下之辩者相与乐之。”

    从思想上来说,他们因观点不同,往往争论不休。庄惠之辩,开百家争鸣之良端。庄惠相悖却又互补,思想互为对照,相互激发,彼此升华,形成各具特色的思想体系。庄惠之辩,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庄子。庄子从中受到了许多启发,不断地完善自己的思想,在《庄子》中得到比较系统的体现。同时,庄子也对得起朋友,惠子的许多思想被记录在《庄子》中,得以流传,甚至可以窥见比较清晰的轮廓。

    今天我们来揣摩,庄惠之交缘于他们彼此之间的相互信任,彼此敬仰对方的德行。庄子寡而不合,眼界颇高,如果不是惠子为人随和,不摆架子,恐怕再怎么撮合也不大可能融洽的。还有一个原因是惠子为相不得善终,被魏惠王驱逐出国,少不了含辛茹苦和颠沛流离,庄子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他们之间的距离靠得就越来越近了,到了最后都可以彼此开玩笑了(见《庄子·秋水》中的“腐鼠与鹓雏”的故事)。大概是受庄子的影响,惠子失仕之后,转而去钻研学术了。

    庄惠之辩并非全是理性之辩,有心智,也有感悟;有批评,更有反批评;有相悖,也有相融。《庄子·秋水》里有一段著名的辩论:

    庄惠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这段辩论让我们感受到,古人对认知的范围即有限还是无限的问题早就涉及到了。这种界限就是相对与绝对的关系。这样的辩论已经进入到哲学的范畴,甚至给人以高深莫测的感觉。是谁让庄子进入高深莫测的状态呢?这当然与惠子的交辩分不开。

    庄惠之交是建立在庄惠之辩的基础上的。纵观交辩之始末,更体现出庄惠之交之难得。今日读之,备感当下缺乏此良风佳气。人们要么互相吹捧,要么互相谩骂,甚至交拳于对方。文学评论也一样难逃当下之恶俗,更不要谈学术交流与辩论了。我大概是一个臆想的复古者,渴望再回到过去,其实也知道那绝对不可能。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