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张之洞"屠财"而不"图财"(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3月19日 10:56
李国涛

 

    清末官场流传着这样的评价:“袁世凯屠民,岑春煊屠官,张之洞屠财。”意思是说,袁世凯滥杀平民,岑春煊猛劾贪官,而张之洞花钱如水。近翻《张之洞年谱长编》,发现张之洞其实是屠财而不图财。他曾任两广总督、湖广总督、两江总督,都是在经济发达地区;而其时也正是中国向世界学习、兴办洋务的时候。那种风气大开,人心思变的情况,在历史上也是少有的。那二十多年,他在广州、武汉、南京,每天处理的要务就是修铁路,办铁厂煤矿,造枪炮子弹,办造币局,造轮船,修码头,办海军学校和陆军学校。这当然要花钱,而且要花许多钱。也许,张之洞以一介书生,花过不应花的钱。所以说他“屠财”,也就是糟蹋钱、浪费钱的意思吧。这一定会有的。但是,一直到解放前的中国,广东、江苏和武汉的那点工业基础,还不就是当年洋务派搞起来的吗?如果责之过严,是不公平的。张之洞当时所掌握的财权极大,如果想贪污,想受贿,那真能大大发财。而且,以他的声势和实权,包括兵权,谁敢管,谁又管得了?朝廷也得有所顾忌呢。

    可是,张之洞并不“图财”。就是说,他不往自己腰包里装,他不贪污。参阅汪南垣《记张之洞》,有云:“其人好大喜功,不谨细行,又盛气凌人,故毁之者亦不乏。”这应是公正之论。我见《年谱长编》里有两次记他过生日的情况。一在1897年9月,都是皇太后赏给“御笔”的字画。没有见他下属“送礼”。当时《申报》报道下属来贺,“设席一百八十二席款之”。他的手下人去函辩驳,说并无此事。“寿辰之是属员来辕祝嘏,不特未设一宴款待,且并示出见一客受贺,即署内文案委员亦未得见。所有礼物,一概未收,即寿帐寿联,亦全数璧还,依照汤文正故事,录其诗词文,还其屏联。”我是相信这辩解的。末尾的细节很真。汤文正就是清初当过总督的大学者汤斌。那时候为人祝寿,送去寿联寿帐,是精致的小屏风,上写祝文,或大幅锦缎,上面缝上祝贺联语。这也都是较为贵重的东西。而退还的办法也巧妙,就是把寿联寿帐上的诗文抄下来留存,作为纪念,而把贵重之“载体”退还。以张之洞的脾性,他是可这样做的。他在1906年七十岁生日时,只收了皇太后赐他的御笔字画,如此而已。

    关于张之洞“屠财”一事,有着有趣的议论。据《郑孝胥日记》(光绪二十五年七月二十四日):“南皮语余曰:李鸿章在北洋,创办海军、学堂诸事虽无大效,然犹胜当世督抚也。前辈中能用钱而不妄费,兼肯考究时务者,沈、丁以外,则无人矣。”张在武汉阅兵时,下令文武官员“一概不准坐轿,本部堂以下及各员,均各自带食物干粮。”“本部堂”就指自己,以身作则。此令,以后“岁岁行之”。那时张已是六十三岁的人!就在那前后几年,他下令,凡是“到任礼、寿礼各目及门包小费”“一律裁革永禁。”那是非常严厉的。《大清畿辅先哲传·张之洞传》上说,张死后,“家无一钱,惟图书数万卷”。当然,还有500万字的著述。我读周劭《中国明清的官》,书里也举那位汤斌:“曾做过封疆大吏的江苏巡抚和吏部尚书,死后却穷得无以为殓,随身敝衣之外,只余碎银数两。”又说张之洞:“身后竟可说是‘萧条’二字。”

    张之洞“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主张,对后世影响很大,他的著作《书目答问》到现在还是治国学的重要参考书,学者们对此也不陌生。一代书生,一代大吏,在晚清的一潭烂泥里,能如此,实不易。我很佩服他:他在钱山钱海里点滴不沾,屠财而不图财,真是难得。

来源:深圳特区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