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李将军的"虎子"(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2月09日 09:28
龚敏迪


    李广 

 

    《侯鲭录》载:“李广兄弟射于宜人之北,见卧虎焉,射之,一矢即毙,断其虎头为枕,示服猛也。又云:铸铜像其形,为溲器,谓之虎子,示厌辱之。”这个“虎子”,到了唐朝因为李渊的祖父叫李虎,为了避讳,就称作“马子”了。然而勇猛的李广,却无奈地在霸陵尉那里受辱了。虽然当时实行宵禁制度,但就从李广的随从通报说是“故李将军”来看,这种宵禁也不是十分严厉的,不然他也不会去碰那个钉子。然而值班的霸陵尉喝醉了,他的小人本性,促使他对这个权势圈子以外的人,采取狗眼看人低的态度。这时他如果真坚持原则,做个解释也就行了,或者可以请示一下上级。但他不仅拿他“故将军”的“故”字来挖苦他,而且看来以后酒醒了,一直到李广当上右北平太守,他也没个歉意的表示。所以被李广藉故弄来杀了!这应该是李广一生中除了射虎以外的另一件快事了。

    李广家世代为将,在汉文帝时他就在与匈奴的萧关之战中崭露头角,汉文帝对他的评价是:“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汉景帝时,在平定七国之乱中,他也立下大功,梁王还授予了他将军印。但由于汉景帝和梁王的矛盾,对他就“赏不行”,白干了!以后汉武帝时与匈奴大战,虽然“匈奴畏李广”,但汉武帝似乎更愿意和自家人一起玩游戏,自从他宠幸了卫子夫,她的同母弟卫青、外甥霍去病就成了最重要的军事统帅。这就注定了李广难以展示自己的军事才能。尽管他治军很人性化,甚至遇到困难时,“士卒不尽饮,广不近水;士卒不尽食,广不尝食”,所以士卒不仅多乐从,而且“咸乐为之死”;他的勇敢善战就更不用说了。但是汉武帝不愿意给他机会,他的同族弟李蔡虽然“为人在下中,名声出广下甚远”,也因为战功被封为了安乐侯,就是原来李广的部下“军吏及士卒”也封侯了。但直到最后一次有机会与单于接战的机会,卫青还“阴受上诫,以为广老而数奇。”而把他的前将军换给了“新失侯”的公孙敖,致使没有准备作后援的他和右将军一起在仓促中迷了路。卫青还要追究他的责任!六十多岁的李广终于因为不愿再受辱于刀笔之吏,而引刀自刭而死了!

    打开历史的棺材盖,总有新的发现,读《李将军列传》,不仅让人对李广死后“广军士大夫一军皆哭,百姓闻之,知与不知,无老壮皆为垂涕。”的描写大为感叹;而且读到李广的儿子李敢,日后也立了军功,但想起父亲的不公平遭遇,就发恨击伤了卫青,卫青虽然没敢说什么,但他的外甥霍去病却在一次一起陪汉武帝打猎时,找机会射杀了李敢,汉武帝还帮霍去病对外宣称说,李敢是被鹿触杀的。读到这里也不禁令人唏嘘气短。

    所以辛弃疾说:“莫射南山虎,直觅富平侯。”有没有射虎的能耐又有什么关系呢?能不能得到展示自己才能的机会,自己能够掌握的决定权,其实只有很少一部分。王勃也曾无限感慨地叹息:“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面对这样的遭际,正是人生几何,有了几何又如何?无可奈何,可以奈何又为何?于是,我想:他一生中的愤慨,大概只好对“虎子”发泄了。

来源:香港文汇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