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梁启超墓(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1月12日 10:05
郑政恒

 

    从曹雪芹纪念馆再往山坡上走,轻易就找到梁启超墓。说是梁启超墓其实不完全准确,应该是梁启超家族墓园才是,墓园由梁思成设计,梁启超、他的两位夫人、弟弟梁启雄还有三位儿子均葬于此地。

    我看了一会,正要从墓园往山下走,一位老婶婶问我可不可以带她去曹雪芹纪念馆,我们正好顺路,就联袂前行。

    在路上,她一而再对我说党和政府利民之举、毛主席亲民爱民的一面,我是晚辈,当然不敢妄自打断她的话,就沉默着听她谈说。不久,我们走到纪念馆门口,就在此道别了。

    从她一个人的话,我想到整个国家日渐百花齐放的舆论,因地制宜,我忆起梁启超的《自由书》,序言中梁启超说书名取自约翰.弥勒(John Stuart Mill)之言:“人群之进化,莫要于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自由书》中有一篇曰《舆论之母与舆论之仆》(1902),我甚喜欢。梁启超先点明“舆论者,寻常人所见及者也;而世界贵有豪杰,贵其能见寻常人所不及见,行寻常人所不敢行也。”而造舆论的目的,非为私利,乃为国民公益,一如母与仆的真爱与义务。接,他申说的舆论之母或仆原来都离不开牺牲己身的豪杰,他更预言道,“世界愈文明,则豪杰与舆论愈不能相离。”豪杰起初为舆论之敌,破坏时代;继而为舆论之母,过渡时代;终于为舆论之仆,成立时代。他最后总结道:“非大勇不能为敌,非大智不能为母,非大仁不能为仆,具此三德,斯为完人。” 

    梁启超学术驳杂,时论甚多,一生写了大概一千四百万字,《舆论之母与舆论之仆》只是沧海一粟,此文慷慨激昂、文气铿锵,还是他一贯手笔。不明缘由,我一直铭记文句至今,因故草成本篇以为记,兼及访墓所闻所见。

来源:香港文汇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