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武牧羊》出自辽南两位教师之手(图)——华夏文明——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苏武牧羊》出自辽南两位教师之手(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8月10日 10:12

    夜坐塞上时,听笳声入耳恸心酸。转瞬北风吹,雁群汉关飞。白发娘,望儿归,红妆守空帏。三更同入梦,两地谁梦谁?任海枯石烂,大节不少亏。终叫匈奴心惊胆碎,躬服汉德威。

    可以说,我就是听着这曲《苏武牧羊》长大的。小的时候,不谙世事,只是听着有些凄凉,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拨动。稍大些,尤其是知道了苏武的故事后,再听这首歌,心里就涌发一种感动,深为苏武的民族气节所折服。

    转瞬北风吹雁群汉关飞

    笔者儿时,家乡东北正沦陷于日寇统治之下,水深火热中,我的乡亲们便与当年的苏武有了共同的命运。这首风格凝重、古朴苍凉的《苏武牧羊》,就成了乡亲们吐露哀怨、企盼梦圆的心声。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能哼唱这首歌。村里的民间乐手,没有不会吹奏这支曲子的。我有个三叔,是个车老板,常常在雨天或是黄昏,坐在家里的矮窗台上,吹奏他那支忧郁的洞箫。其中最喜欢吹的就是《苏武牧羊》。

    当时,山乡间常游走些鼓乐班子,他们或演戏,或到喜、丧人家闹棚,《苏武牧羊》是这些民间艺人每次必吹奏的保留曲目。那时东北人唱苏武,实际上是在抒发着对失去的祖国和故土的怀念。

    很多人都知道,当年抗联有一首《露营之歌》,其中有两句歌词广为流传,那就是“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其实,当时除了这首《露营之歌》,在抗联战士中广为传唱的还有这首《苏武牧羊》。抗联战士们在断绝口粮、嚼食树皮、草根时唱它,在冰天雪地、寒风刺骨、无火取暖时唱它,面对日寇的枪口,战士们仍是唱它……抗日志士们虽未被囚居异国,却同样遭到异族凌辱,而且是在自己家园中的凌辱,这与苏武的命运很是相似,苏武的“历尽难中难,大节不少亏”的气概感动着他们,激励着他们宁死不降。

     1934年秋,镜泊湖边的一座小山村,还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一天,天刚亮,村外来了一支队伍。村民们以为土匪来了,迅速地躲了起来,村子里空荡荡的不剩一人。这支队伍见到这种情况,便住进了村里的小学校。学校里有一架风琴,一个当官的坐在风琴前,弹奏起《苏武牧羊》。悠扬的旋律飞出了小学校,躲在附近的小学老师最先觉察到,能演奏《苏武牧羊》的绝不会是日本人,也绝不会是汉奸。于是,老师领着学生,和着琴声,唱着《苏武牧羊》走了出来。村民们也陆陆续续回了村,把这支队伍接进村,让到热炕头上,端来可口的饭菜。后来,《苏武牧羊》成了乡亲们辨别敌友的试金石。

    《苏武牧羊》原名《北海臣节》

    《苏武牧羊》诞生于1914年。《营口市志》(第一卷)记载:“是年(1914年)盖平县师范中学国文教师蒋荫堂作词、音乐教师田锡侯作曲的歌曲《苏武牧羊》问世。”

    蒋麒昌,字荫堂,生于1846年。祖父那辈,全家由山东蓬莱迁来盖平县高屯马莲峪,后迁至矿洞沟乡石洞村。麒昌才华横溢,擅长诗词,深受《杨家将》、《岳飞传》等影响,爱国忧民情结至深。

    《苏武牧羊》,是蒋麒昌在盖平县师中教书时创作的。 1914年,他已年近七十,带着眼病给学生教授《李陵答苏武书》。讲到动情处,竟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当晚,他回到家后,还激动异常,夜不能寐。于是铺纸研墨,奋笔疾书,几乎是一气呵成。这首后来风靡全国的《苏武牧羊》的歌词就诞生了。不过,当时的标题却是《北海臣节》。

    曲调来自“驴皮影”

    词写成,传到学生手中,校园反响强烈。学校的音乐教师田锡侯拿到歌词,也很激动。立即运用辽南皮影戏中凄楚苍凉的音乐,给蒋先生的新词谱上了曲。

    这首歌又是怎么风行全国的呢?蒋先生的学生、著名书法家沈延毅生前接受访谈时说:“此歌写出之后,在课堂上教唱,一时风行全校,学生们竞相传抄。放假时,外地学生把它带回各自的家,几经传抄,此歌便不胫而走,渐渐遍及全国。这首歌上至官宦学者,下至凡夫俗子,甚至妓女小贩、和尚道士,各阶层人都爱唱。可谓雅俗共赏,深入人心。”

    后来,这首歌在流传中被改名为《苏武牧羊》,并于1930年被收入《古今歌曲大观》(卷一)中。此时,蒋麒昌先生已故去7年了。

    《苏武牧羊》因吴佩孚而流传?

     2009年2月23日,《烟台晚报》发表了林青的文章《翁曾堃与“苏武牧羊”》。文中说,《苏武牧羊》歌词是翁曾堃所写。说翁祖籍山东蓬莱,1888年与吴佩孚同场中秀才。 1906年任职吉林参谋处,并兼职吉林测绘学堂数学教师。后来奉命赴外兴安测绘国界,被沙俄掳去,囚禁中写出此词。被释后,被吴佩孚请去洛阳任教官。 1923年,吴佩孚50寿辰,有人献上“寿歌”一首,俗气十足,被吴撕个粉碎。并让翁重写一首歌。于是,翁曾堃将被俄囚禁时所作的《苏武牧羊》整理一下交给吴。吴佩孚读后倍加赞赏……一直流传至今。

    同一首《苏武牧羊》,却有两种身世,其中必有一讹。

    《苏武牧羊》系蒋麒昌作词、田锡侯作曲应该是事实。作证者陈世荣、沈延毅,均系蒋、田的学生,都亲身经历了这首歌的产生、传唱过程;且有《营口市志》为旁证。

    林青的文章中漏洞特大,不能自圆其说。《苏武牧羊》的歌词内容,与祝寿风马牛不相及,其曲调悲凉、凄清,给大军阀吴佩孚的寿宴上选这样的曲子,恐怕是不想活了!而且,林文更只字未提该歌的曲作者,仅吴佩孚一个倍加赞赏,就流传至今了,实难让人相信。

来源:辽沈晚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