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假太监南京一路骗到福州(图)——华夏文明——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首页 > 华夏文明  > 正文
明朝假太监南京一路骗到福州(图)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10年02月03日 09:41
白雁


    “西厂旅游团”假汪直行骗路线图

 

    1月26日,一名“四进宫”的无业男子,把自己包装成“将军的儿子”等角色,将多个大龄剩女哄得团团转,骗财又骗色。看了这则新闻,在谴责无良骗子的同时,人们忍不住替几个女子叫声:“真傻。”

    其实,打着各种旗号招摇撞骗的骗子自古以来就层出不穷,而他们的行骗故事也确实让人警醒。这不,明朝成化年间,就出过一桩更加离奇的行骗大案。骗子从南京出发,途经芜湖、常州、苏州等地,一路骗下来。所到之处,各地官府极尽阿谀能事,骗子赚得盆满钵满。这个骗子之所以得手,也是因为“包装得体”——他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著名的太监。 

    一路尽骗官老爷,他因何屡屡得手 

    最牛骗子为啥还是栽了 

    大太监汪直的倒台,真的与此有关吗
 

    大太监南下吓软官员一大片

    明朝成化十三年(1477年),一个从北京城来的高官搅乱了江南官场的平静。这个高官是一名太监,名叫汪直。

    汪直沿着南京-芜湖-常州-苏州-杭州-绍兴-宁波这条线,一路巡查过来。听说汪直要来,沿途地方当局和交通部门,都提前预备下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忐忑不安地等着汪直大驾光临。对于汪直其人,各级官员是又爱又怕,一方面盼星星盼月亮地巴望着他来,另一方面想到即将见他,心里又抖抖呵呵的。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这汪直绝非寻常角色,他当时的职务是“钦差总督西厂官校办事太监”,说得通俗点,就叫“提督西厂”,是管理西厂的一把手。

    众所周知,明代最著名的特务机构是东厂。东厂在明成祖朱棣时设立,此后直到明朝灭亡,历时二百二十多年,东厂一直是直接受皇帝指挥。东厂的一把手,常常是皇帝最信任的人,这个“皇帝最信任的人”,能够左右皇帝的想法,拥有炙手可热的权力,因此各级官员甚至朝中大员,都以能结交他们为幸。

    而明朝的另一个特务机关“西厂”,只在明宪宗和明武宗时代存在过,先后加起来时间只有10年。虽然西厂的存在时间不长,但是西厂的权力比东厂还要大——它不仅能侦查百姓,也能侦查东厂,而且拥有的特务数量比东厂还要多。因此,作为西厂的一把手,汪直的到来,在江南引起的轰动要多大有多大。

    皇帝的特务就混在老百姓中间

    据《明史》记载,汪直原来是御马监太监,成化十二年的一起“妖人”事件让他脱颖而出。

    成化十二年七月,一个叫李子龙的人以符术结交太监,居然私入大内。事情败露后,李子龙被杀。李子龙虽然死了,明宪宗朱见深却认为到处都布满危险,因而大为紧张、疑神疑鬼,为了避免类似的事再次发生,就得了解民情。怎么了解?只有让心腹太监出马了。

    朱见深选中了为人机巧伶俐的汪直,让他带着几个随从,穿上便衣到皇宫外打探情况。《明书》记载,汪直“布衣小帽,时乘驴或骡,往来京城内外,人皆不知疑”,“大政小事,方言巷语,悉采以闻。”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侦查了将近一年,汪直将所见所闻统统汇报给朱见深。朱见深自然非常高兴。

    成化十三年正月,朱见深设置了西厂,汪直被任命为“提督西厂”。西厂设立后,特务遍布京师,各地的王府边镇,以及南北河道重要地方,甚至各省府州县。老百姓家里吵嘴打架、斗鸡骂狗的琐事,特务们都要罗织索引,动不动就以重法处置。因为侦查范围大而密,因此西厂的特务人数,比东厂多一倍。

    就在汪直提督西厂不久后,他就干了一件让朱见深非常满意的事。

    汪直办的案子皇帝很满意

    明朝初年,贩私盐者罪至死。尽管如此,为了谋取高额利润,还是有人铤而走险,而且这些人多是有权有势的官员。为了制止这种情况,成化十三年(1477),朱见深又特地下旨重申,内外官员,如有夹带私盐,不分有无知情,俱照例问罪。

    然而,皇帝的圣旨只吓唬住了胆子小的,南京镇守太监覃力朋就没拿法令当回事。成化十四年(1478),覃力朋趁到北京进贡的机会,在归途中,装了近百艘私盐。覃力朋是皇帝的红人,因此到各个关卡时,下面的人虽然心知肚明,却不敢多加盘查,一路倒也相安无事。

    当船队到达武城县时,偏偏有个姓范的典史不识时务,对覃力朋的船队阻拦查问。覃力朋火冒三丈,不由分说打掉了范典史的两颗门牙,还一箭射死了范典史的一个随从。

    生性耿直的范典史哪能受得了这种气,他亲往京城鸣冤告状。事情告到东厂,“提督东厂”尚铭一听是告覃力朋,吓得不敢接案子。范典史便告到西厂,汪直权衡了一下,觉得是个出头的好机会。接下案子后,汪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在放出舆论的同时,真的派人到南京逮捕覃力朋,押解到北京,关进了西厂的大牢。

    朱见深知道了这件事后,不仅没责骂汪直“造次”,反而更加觉得汪直忠心耿耿,能替皇上摘奸除恶。覃力朋后来使出浑身解数,终于让朱见深开恩免了一死,但官却丢了,一张老脸更是丢尽了。

    覃力朋案后,朱见深对汪直的宠幸达到极点,而汪直的气焰也更嚣张,认命锦衣卫百户韦瑛为自己的心腹,“屡兴大狱”。

来源:现代快报
(责任编辑:杜佳)
中国经济网信息免责声明:
1、 本网站所载之全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新闻、公告、评论、预测、图表、论文等),仅供网友参考。
中国经济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经济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经济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国经济网业务拓展部 电话:010—83512266-8315、8089